• <tt id="uwgq4"><li id="uwgq4"></li></tt>
  • <strong id="uwgq4"><bdo id="uwgq4"></bdo></strong>
  • <code id="uwgq4"></code>
  • 孕育生命的成本應由全社會統籌承擔
    發表時間: 2012-11-24來源:

      人社部《生育保險辦法(征求意見稿)》今起面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。意見稿明確,生育保險將不再僅限于當地城鎮企業職工,而是覆蓋所有職工人群。同時,若企業不給員工繳納生育保險,其生育費用將由用人單位承擔??紤]到企業負擔,辦法還特別提出,將生育保險費率降低一半。(《新京報》11月21日報道)

      消息一經上網,馬上引來網友的議論。一些網友從微觀利益出發,認為此險受益者只限于生育女性,卻要所有用人單位繳納保險費,帶有強制捆綁性質。雖然個人不需繳費,但從企業的角度說,也應該按自愿投保更為適宜。

      但是筆者認為,作為一項社會保險,生育保險采取強制性社會統籌的方式建立,參保女職工因懷孕、生育發生的費用,都由生育保險基金按規定支付。而一些男職工比較多的單位,覺得有些“吃虧”是自然而然的。但是作為具有普遍意義的國家政策,其出發點顯然是不能完全從微觀利益的角度來考慮。

      幾年前,筆者就針對一些單位招聘女工時提出“5到10年內不得懷孕,并以書面的形式簽訂協議”的做法,發出“孕育生命的成本應該由全社會承擔”的呼吁。初衷在于:婦女生育不僅是個人或家庭問題,同時也是在為社會盡責。因此,社會不能把這個責任全部推給招聘婦女就業的企業,女工因生育而給企業帶來的損失,理應由全社會來承擔。怎么承擔?采取社會統籌的方式,“取之于眾,用之于育”,才算是社會意義上的公平與公正,這比一味指責企業不近人情有意義得多。

      站在這樣的認識基點上,作為社會保障體系組成部分的生育險,其積極意義正在于“以社會統籌方式,解決社會難題”,把女工孕育生命的過程,從個體、家庭的層次上升到社會層次,這無疑是一種進步。

      社會統籌解決的是社會問題,個人或企業不能僅以自身的得失來衡量政策的是非,而應以責任意識來看待這項統籌;此外,這項政策因為緩解了女工較多企業的生育保障壓力,也可一定程度上緩解女性就業的壓力。但是客觀地說,以就業問題之復雜,不能指望僅靠生育險的促進作用,就能使企業對招聘女性員工持積極態度。

      本次《生育保險辦法(征求意見稿)》的最大亮點,在于覆蓋面上既打破了戶籍限制,又不再限于城鎮企業職工,而是擴大到所有用人單位。由于覆蓋面的擴大,繳費比率也由以往的1%下調到0.5%。但是在法律責任上,僅僅規定“用人單位不依法為職工繳納生育保險費,由用人單位支付其生育保險待遇”,力度還是不夠。

      筆者以為,既然是依法繳納,就不能僅以“支付員工生育保險待遇”作為違法代價,而應該有更為嚴厲的強制措施。試想,如果男工較多的企業,寧可為個別女工支付生育保險待遇,也不繳納生育險,那生育保險基金還有保障嗎?生育險的意義豈不要打折扣?馬龍生

    責任編輯:和諧中國網
    亚洲成人一区二区,2019中文字字幕永久在,亚洲精品无码中文字,免费黄色av中文大全